心理新聞

            讀到的不僅僅是新聞

            當前位置:首頁 > 心理新聞 > 研究報告 >

            全國統一服務電話:400-098-0708 在線預約咨詢
            【字體:

            無為,自我和本我的統合

            來源:譯言 譯者:helian 發布時間:2014-05-15 | 瀏覽:607 我要評論 無為的目標是讓這兩個自我融洽而有效率地一起工作。對于一個處于無為狀態的人來說,心就是身,身就是心;這兩個系統——熱烈的和冷漠的,迅速的和遲緩的——完全渾然一體了。這個融合的結果,就是心智獲得了自發性,完美地適應了環境。

              有一個著名的中國古代哲學小故事,庖丁受召在一次傳統宗教祭典上盡其職責。這次儀式是為了給一鼎新鑄成的銅鐘加持圣禮,需要廚工在公開場合獻祭一頭公牛,同時諸侯王和眾人會在場圍觀。還冒著熱氣的大鐘一經鑄成便被搬運過來,然后要淋上獻祭動物的鮮血降溫。——這是一個需要精確把握時間并完美無誤執行的過程。庖丁完全勝任這一工作,輕松優雅地將巨大的動物分解了:“手之所觸,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踦,砉然響然,奏刀騞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經首之會。”庖丁的動作之優美、刀法之高超,使得這么市井的任務宛若一場藝術表演一般。之后魏惠王向他問起這門驚人的技藝,庖丁解釋說:“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他于是進一步解釋了,他是怎樣游刃有余、躊躇滿志的: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批大郤,道大窾,因其固然。技經肯綮之未嘗,而況大軱乎!


            無為

              其結果即是,庖丁并不是砍斷牛身上經絡相連、肌肉聚結的地方,而是將鋒利的刀刃刺入有空隙的骨節,于是在運轉刀刃時就寬綽而有余地了。

              他也并不總是一帆風順的。有時庖丁輕松的舞蹈會被麻煩打斷,這種時候,他就會集中一些注意力(盡管他仍處在完全放松的狀態),來應對他面前的形勢:“雖然,每至于族,吾見其難為,怵然為戒,視為止,行為遲。動刀甚微,謋然已解,如土委地。”魏惠王清楚地意識到了庖丁之言絕不限于解牛,其后大有深意。他大贊道:“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

              這句話傳遞給我們一個信號,庖丁解牛的故事應被看做一則隱喻。這個故事出自道家著作《莊子》一書,此書主要探討了“無為”的價值觀,或者說是不故意人為。字面上,“無為”即“不嘗試”或者“不作為”,但它絕不是指遲鈍的不行動。事實上它指的是,當人進入一種積極、有效的佳境時所體會到的自由、自得、自若的精神狀態。對于進入無為境界的人來說,恰到好處的行為會自然而然地發生,就如同身體在聽到誘人音律時會自然而然地舞動。這種和諧狀態是具有復雜和整體性的,需要身、情、心的合而為一。庖丁的刀“刀刃若新發于硎”,是因為它“技經肯綮之未嘗”,“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同樣得,無為之人亦只悠游于生活中的開闊所在,避免那些會害人精神、傷人身體的是非之地。這是一則歷久彌新的隱喻。舉個例子,我本人可以證實這種說法,經歷了四十余年時有艱辛的生活后,我自己的刀刃已有些破損鈍塞了。

              字面上,“無為”即“不嘗試”或者“不作為”,但它絕不是指遲鈍的不行動。

              早期中國人對于獲得美好生活的途徑進行過很多爭論,而如何修成“無為”境界則是其關注的核心議題之一。在其他早期道家著作中,比如《老子》,對“無為”的特性描述以簡潔隱晦的詩句形式出現,而不是故事。他們常將“天道”形容成教化之人處世立身所應遵從的典范。在這些詩中,老子學派的賢人通過不嘗試任何人為,只是與大自然一同融入“未始有物”的和諧之中,從而達到“無為”。道家詩作的顯著特征是順其自然的安逸和無我之境的自然,后者在早期儒家思想中也扮演過重要的角色。這可能會讓你有些吃驚,因為儒家思想一貫與迂腐的傳統主義和古板的禮制相聯系,這些都被認為是“無為”的對立面。毋庸置疑,儒家思想在保持刻板的傳統禮教方面做了很多。在學習的初期,胸懷大志的儒家君子需要背誦極其大量的古代文獻,學習鞠躬的精確角度,學習進入室內時正確的踱步步幅。他的坐墊必須一直保持完全筆直。然而,所有這些嚴苛與限制,都最終旨在培養一種既有后天培養卻又源于內心的自發性,實際上,直到個體完全超越了需要思考和努力的境界,訓練的過程才能算得上圓滿。

              我的猜想是,在人生的某些時間點上,我們都體驗過這種事半但功倍的結合。當我們完全的投入在切菜和炒菜中時,一頓復雜的晚餐就在我們眼前自己完成了。在完全放松時,我們在一場重要的面試中應對自如,甚至至都沒有意識到它進行的如此順利。我們這些對自發性所帶來的快樂和力量的親身體驗“解釋了,為什么這些中國古代故事如此具有感染力,并表明這些思想家正要發現一些重要的東西。結合中國智慧與現代科學,我們現在可以去理解這些狀態是如何達成的。

              口語上,我們在表達自己時通常將自我一分為二:“我這個早上沒能叫自己起床。”“我必須迫使自己冷靜下來。”“我必須管住自己的舌頭。”盡管我們一直都在使用這些語句,但如果你思考一下,你會發現它們有點奇怪。是誰不想起床?他和我又有什么關系?我的舌頭真的有自己的意志嗎,我怎么才能管住它?(如果我不是我的舌頭,我又是誰?)因為從來只有一個“我”參與,所以這種自我分裂的對話顯然是比喻而非字面意義上的。自我分裂的對話肯定不僅限于英語中:我們可以從許多古代中國“無為”的故事里看到,很多故事都包括了一段敘述性的”自我“和一部分多少帶些自覺性的”本我“的描寫。

              當我們走路時,我們可以看到,自覺的”本我“采取了行動。我們無需擔心如何走路,當我們走路時也無需有意識地控制我們自己,我們只要走就可以了。事實上,光是在努力走路時”思考“如何走路都要費一番周折了我們的身體不需要從大腦意識中獲得任何信息,就能做到許多事情,而走路只是其中一件。當我們仔細考慮這件事時,我們可以強烈地體會到一種分裂感,那源于有意識的“自我”與無意識卻常常顯得有思想的身體之間的分離。

              近期研究表明這種想法可能是有根據的。盡管只有一個主體“我”,但是在一個重要的官能意義上我們可以被分為兩個個體。當下的一個共識是,人類的思想可以被分為兩個有著鮮明特質的系統。其中居于首位并且最為重要的系統(隱形的熱認知,即“一號系統”)反應迅速,自動,無需費力,并且多為無意識的,大略對應我們稱為的“身體”或者莊子稱為的“天道”。第二種系統(顯性的冷感知,即“二號系統”)反應緩慢,謹慎,費力且有意識,大致對應于我們的“思想”——也就是我們有意識,陳述性的自我。

              所以當我說我不得不迫使自己不去拿第二份提拉米蘇時,此時發生的掙扎就不僅僅是比喻意義上的了。我的意識,即冷系統,關心的是一些長遠問題,比如健康和增重,它正努力控制更出于本能的熱系統,后者真的很喜歡提拉米蘇,并且不像冷體系那樣憂慮后果。這并不是因為熱系統不考慮后果。問題是,從進化的角度來說,這個系統關于相關后果的觀念在很久以前就定型了,而且十分得死板。在我們的進化史中,“糖分和脂肪:很好”這條重要的原則保證了我們的生存,因為一直以來取得充足的營養都是一項挑戰。相反的,在今天,放縱我們自己過多攝入這些營養,會產生各種各樣的負面后果。冷系統的一個重要優點就是,它可以在獲得新知識后改變自己優先考慮的事。所以,另一種思考兩個系統的不同之處的方法就是,熱系統從進化的角度來看更古老,更死板,而冷系統從進化的角度來看更新,更易變通——也因此更易適應新的行為后果。

              無為的目標就是讓兩個自我合作得更流暢有效率。

              在一定程度上,這兩個系統甚至在神經解剖學上都是不同的——就是說,他們運作于大腦中的不同區域上。事實上,我們關于兩個系統的存在的第一條線索就是從臨床案例中得來的,選擇性大腦損傷允許研究者在一個系統缺失的條件下觀察另一部分運作。看過電影《記憶碎片》(2000)的人都會對一種叫做順行性遺忘癥的疾病有所了解:患有這種疾病的病人無法形成新的,陳述性的短期記憶。他們記得自己是誰以及更加遙遠的過去但卻被宣告——至少是意識里——永久的遺忘現在。有趣的是,盡管這些病患無法在意識里形成新的記憶,在潛意識層次里他們可以形成新的,非陳述性的記憶。他們無法有意識地回憶起那個他們每天見面,手掌里藏著圖釘的醫生,可卻會因為某些原因不愿意握他的手。

              當涉及不同類型的技能時,我們看到了類似的脫節:無意識的“知道怎樣做這件事”和有意識的“知道這件事本身”是截然不同的。和情感記憶一樣,這兩種類型的認識似乎似乎是在大腦的不同區域產生并保存的。失憶的患者不僅能“記得”不去和圖釘醫生握手,他們還可以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指導之后,學習到新的身體技能,卻沒有相關訓練的意識層面的記憶。即使患者完全不能解釋他們是如何獲得這個新技能,以及為什么獲得這個新技能。

              因此,盡管“心”和“身”的說法在技術層面是不精確的,這種說法的確抓住了兩個系統在重要功能上的區別:意識層面的緩慢、冷漠,和無意識的迅速、熱烈,后者是身體上的本能、直覺以及技能。“我們”傾向于認同冷漠、緩慢的那一套系統,因為這是我們的意識感知以及自我意識的基礎。然而,在這層自我意識之下,是另外一個自我——更廣闊、更強大——我們不能直接與之溝通。如何分開雙腿、四處移動,這是我們的意識中更為深層、進化上更為古老的部分。當我們試圖抗拒提拉米蘇的誘惑,或者在重要的會議之前把自己從床上拖起來時,我們就是在與這個部分抗爭。


            無為

              無為的目標是讓這兩個自我融洽而有效率地一起工作。對于一個處于無為狀態的人來說,心就是身,身就是心;這兩個系統——熱烈的和冷漠的,迅速的和遲緩的——完全渾然一體了。這個融合的結果,就是心智獲得了自發性,完美地適應了環境。在觀眾看來,庖丁解牛表現得易如反掌,反應出了庖丁本人的內在體驗,在這種體驗中,他聽憑“神欲”的引導,無須費力,牛肉如土委地。

              讓我們回憶一下,庖丁是怎么向魏惠王描述自己在三個不同階段“看到”的不同情況的:“始臣之解牛之時,所見無非牛者。三年之后,未嘗見全牛也。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這些句子似乎也描述了用不同部分的自我來進行的“觀看”行為。當庖丁完全是一個新手的時候,他看見的是“牛”本身,這個時候他僅僅是用肉眼來看的,他注視著這個巨大的、令人生畏的動物,他必須用某種方法把它的肉分割開來。任何一個近距離觀看過牛的人——在我們的現代社會,這還真不是什么普遍的體驗——都可以生動地想象出新手庖丁面臨的困境。他就在那兒站著,站在一堵巨大的、皮毛和鮮肉組成的墻面前,手里拿著牛刀,不知道怎么開始,開始切第一刀之后,不知道會遇到什么困難。

              在三年的實踐和練習之后,庖丁達到了“未嘗見全牛”的境界。或許庖丁現在看著牛,所見到的是類似肉鋪中掛在牛肉上面的那種圖表,標示出切牛肉的不同刀法。牛對于他來說不再是橫在他道路當中的一個沉默的、遲鈍的家伙。借助著他的練習和分析思路,庖丁現在感知到的是牛的不同組成部分,感知到的是他領會的一套刀法,或者是一系列他將要面對的挑戰。

              最終,庖丁達到了一個境界,如他所說,他不再用肉眼觀看了。他解釋說:“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

              但是,為了理解他是怎樣故意關閉他的大腦中某個區域的,我們需要清楚地了解一下,人為努力和主觀意識是怎樣在內部運作的。

              讓我們從一個小練習開始。看下面的一列詞,盡可能迅速地默讀每一個字,然后根據這個詞是用(打字機上檔)大寫字母,還是(打字機下檔)小寫字母寫的,大聲說“upper”(大寫)或者“lower”(小寫)。

              UPPER
              lower
              lower
              upper
              LOWER

              除非你是來自半人馬座阿爾法星的外星機器人,否則你很可能前面一切順利,直到你讀到最后兩個詞,并躊躇更久才在看到小寫單詞“upper“(大寫)時說出“lower“(小寫),看到大寫單詞”LOWER“(小寫)時說出”upper"(大寫)。當你開始念的時候,會有小小的停頓——感到你必須阻止自己,不是要讀出這個詞,而是要注意它的大小寫——這種現象被叫做魅力,是自覺的意志和人為努力的標志。這種要求某人看意義和外形不匹配對象的任務,通常被叫做“斯特魯普任務”(Stroop task)。這種任務得名自在20世紀30年代發表論文研究這種效應的美國心理學家,他創造性地用不匹配的顏色打印某個表示顏色的詞(例如,綠這個詞用紅色來印)。斯特魯普任務是叫做認知控制器官執行控制功能的一個典型例子——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冷漠的表層意識(二號系統)有權介入,并自動介入了自主管控,無需努力的一號系統。

              腦成像研究表明認知控制特別涉及兩塊大腦區域:前扣帶皮層(anterior cingulate cortex,ACC)和外側前額葉皮層(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 ,LPFC)。兩者加起來就是大腦的“認知控制區域”。雖然對于各區域所扮演的具體角色仍有爭議,但有種說法尚且可信,即ACC的角色就像煙霧探測器,而LPFC就像消防應急小組。ACC像煙霧探測器一樣時刻處于監測模式,等待著嗅出一絲危險的煙霧,比如認知沖突。在斯特魯普任務(Stroop task)中,我們的大腦內有兩種自動化反應相沖突:對字體或顏色的感知與對簡單文字的自動反應(假設我們都識字且這些字都是我們的母語)。這種沖突就會引發ACC向LPFC發出警報,讓其來處理這種情況。

              LPFC 負責許多高級認知功能,如有意識知識和無意識知識的融合,工作記憶(意識的小聚光燈,讓我們能聚焦在那些清晰明了的信息之上)及有意識的規劃。與斯特魯普任務最相關的一點:LPFC 也通過加強任務相關網絡的活性來減弱其他網絡的活性,從而控制大腦的其他區域。通過減弱某些神經通路,LPFC 實質上就是在叫它們停止活動,相當于阻燃泡沫的作用。

              庖丁解牛的故事(以及開始支持它的科學)告訴我們,許多理想境界的最佳追求方式是繞道而求之。

              在上文的斯特魯普任務中,要求你看到單詞LOWER(小寫)卻說出upper(大寫)。ACC 讓LPFC知道你對單詞大小寫的感知與對單詞意義的認識發生了沖突。然后LPFC運用對任務要求的理解——任務要求你大聲說出單詞的大小寫,而不是念出單詞本身——于是決定說“upper(大寫)”優先。隨后,LPFC發信號告訴檢測大小寫的視覺系統繼續;這種對視覺系統的加強會促使文字認知系統關閉。這一連串繁瑣程序就會導致反應短暫延遲和一種費勁感。但當單詞lower(小寫)就是以小寫的形式出現的時候,你是不用費這種勁的。因為在后面這種情況下,兩塊區域合作很和諧,ACC沖突監測器沒有被激活,LPFC 也沒有被要求裁定神經元間的糾紛。如果你想一下學習一門新技能(駕駛、劃皮艇等任何技能)的過程,你也會對認知控制的大腦內部感受有所了解。初期,你需要不斷保持警覺心并付出努力(ACC和LPFC都非常活躍),可一旦你掌握了這門技能,刻意控制就轉變成了潛意識的、自動化的系統,你的大腦意識就可獲得釋放去完成其他任務。

              具備這一知識之后,我們現在就可以來看看處于“無為”境界的大腦大概是如何運作的。得益于最近一些對“無為”狀態的神經學研究工作,我們甚至可以對它描繪出一幅相當精確的畫面。由查理斯?利姆(Charles Limb)和艾倫?布勞恩(Allen Braun)主持的一項研究巧妙地觀察到了專業爵士鋼琴家在演奏時大腦內所發生的變化。他們設計了一種特殊的、無磁性的鋼琴鍵盤,內置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掃描儀(本質上就是個巨大的磁鐵)。然后研究者讓鋼琴家們在兩種不同情況下彈奏。第一種情況為“音階”,要求他們一遍又一遍的彈奏C大調音階的一個八度。第二種情況為“爵士樂即興創作”,要求他們用與剛剛相同的調即興創作一段旋律,并且得在之前要求他們記憶的作品基礎之上創作這段旋律。

              這些研究者們最令人震驚的發現是,當鋼琴家轉換進入即興創作模式時,腦區的激活狀況:LPFC大范圍鈍化,但相關感覺運動系統、ACC和內側前額葉皮質(medial prefrontal cortex,MPFC)的額極部分活力大增。該研究表明,在自發的但高技能要求的情境下,如爵士樂即興創作,具有沖突檢測功能的ACC始終在后臺保持警惕,即使在LPFC關閉的時候,也不放松。當我們完全投入一個復雜的活動時,就進入了一種放松但又警惕的模式,上述特殊的神經結構,可能在主觀上與這種模式相符合。換句話說,至少有一些形式的“無為”狀態似乎包括關閉主動自覺意識和控制但保持后臺警惕。當你的意識松懈時,你的身體會接替意識。

              中國古代的“無為”理想就包含這種不費力作為的活動,而無拘無束的自由之軀令人驚嘆。畢竟,當魏惠王看完庖丁解牛之后,并沒有感謝庖丁教他如何殺牛,而是感慨庖丁教會了他如何養生。這就是“無為”的力量。我們從小就被教導要相信實現目標的最佳方式就是仔細推究并通過有意識的努力奮斗來實現它們。但庖丁解牛的故事(以及開始支持它的科學)告訴我們,許多理想境界的最佳追求方式是繞道而求之。加強自發性的力量可以讓我們更深刻地理解處世立身之道,并幫助我們更高效地實現游刃有余。林紫心理機構



            全國統一服務電話:400-098-0708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文章對我有幫助
            文章編輯:Hannah
            專業與愛,讓每個生命都如花開放。林紫上海心理咨詢:021-64333183  林紫深圳心理咨詢:400-098-0708
            林紫北京心理咨詢:400-098-0708   林紫成都心理咨詢:400-098-0708
            網友評論/Guest Comments:
            專家心理咨詢師:薛偉

            直接預約

            專家心理咨詢師:薛偉

            2011-11-03 瀏覽:188

            擅長咨詢領域:擅長解決社會文化相關的心理問題、青少年個人成長相關的心理問題、宗教相關的心理問題及白領階層的婚姻與情感問題。

            副主任心理咨詢師:傅玲

            直接預約

            副主任心理咨詢師:傅玲

            2007-05-30 瀏覽:1324

            擅長咨詢領域:婚外戀、婚姻危機、性心理、家庭暴力;親子關系、青少年逆反心理;抑郁癥、恐懼癥、焦慮癥等。

            副主任心理咨詢師:李瀅

            直接預約

            副主任心理咨詢師:李瀅

            2011-01-11 瀏覽:1822

            擅長咨詢領域:戀愛情感問題;婚姻關系問題;家庭成員關系問題;兒童、青少年成長問題;輕度焦慮、抑郁、恐懼、強迫等情緒問題。

            普通心理咨詢師:邵?穎

            直接預約

            普通心理咨詢師:邵?穎

            2013-01-18 瀏覽:617

            擅長咨詢領域:解決由親子關系引起的困擾,改善夫妻或情侶的婚戀情感,規劃職業發展,幫助個人,青少年及兒童成長和發展,危機干預,探索性心理等。

            專欄:林言|親子

            林言|親子

            作家:林紫

            創建時間:2011-05-08

            專欄:薛眼|文化

            薛眼|文化

            作家:薛偉

            創建時間:2013-11-04

            專欄:葉落有聲

            葉落有聲

            作家:葉斌

            創建時間:2011-05-18

            專欄:濟群安心

            濟群安心

            作家:濟群法師

            創建時間:2011-06-08

            專欄:丁丁談性

            丁丁談性

            作家:丁力

            創建時間:2011-09-01

            視頻:放下——圣多納釋放法

            視頻:放下——圣多納釋放法

            類別:生活心理視頻
            日期:2013-09-18
            播放:1662  評論:0

            哈佛大學公開課:幸福課-積極心理學

            哈佛大學公開課:幸福課-積極心理學

            類別:專業心理視頻
            日期:2013-07-18
            播放:603  評論:0

            視頻:《91公分之外》

            視頻:《91公分之外》

            類別:生活心理視頻
            日期:2013-03-28
            播放:1386  評論:14

            《黑洞》的誘惑

            視頻:《黑洞》的誘惑

            類別:生活心理視頻
            日期:2012-07-31
            播放:3112  評論:9

            視頻:奧斯卡短片——孤獨的下棋老人

            視頻:奧斯卡短片——孤獨的下棋老人

            類別:生活心理視頻
            日期:2012-06-15
            播放:2870  評論:14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