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心理咨詢中文網 作者:周涵 發布時間:2013-04-18 | 瀏覽:2387 我要評論

              和他交流,是件很愉快的事,因為你知道,不管你想談什么,他都不會敷衍,更不會拒絕。談起專業,如果不加控制,他就像一口溫泉,突突往外奔涌,甚至飽含氤氳之氣;談到個人經歷,雖然有些不習慣,但他還是如實“交代”了——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

              成年人的羞澀,與孩童的無畏一樣珍貴。如今很罕見了,就像顧全大局的儒家文化,日漸式微,化作一縷夕陽,映照在若有所思的臉上。

              如他所說,我們都是“文化人”。左儒右道,不管走多遠,我們都將被籠罩。是看不見的圍墻,還是隱形的翅膀?在勇于探索的靈魂面前,這之間其實沒有界限。

              談起咨詢師的第三重境界,他的眼光有些迷離,仿若置身其中。確實,最好的咨詢,是一場相遇。咨者訪者相互滲透,彼此聯接。而最好的談話,又何嘗不是如此?在那瞬間,我發現了驚人的一幕:我坐著,左手和右手輕疊成圓圈,放在身上。而他的左手和右手,竟然也使用同樣的姿勢!


            薛偉


            不管做什么,都是做自己


              CHINA.PSY:在精神衛生中心做了十幾年的“專家”,現在成為林紫心理機構的首席執行官,過程是如何發生的?告別舒適地帶,需要勇氣,是什么動力使您做出這一選擇?

              薛偉:我和林紫也曾談到過這問題,做得好好的,突然來這里會有什么影響?之所以來這里,因為我對成為所謂的“專家”,并沒有什么興趣,而是對專業的探索,更有興趣。
              在精神衛生中心,也許從形式上我更像“專家”,因為不管是不是,只要在那兒就是了。但從內心講,我從那里已無法獲取更大的養份。我覺得自己缺少一些東西,缺少一些“地氣”。
              以前就像呆在象牙塔,做做研究,看看文獻,雖然也接個案,但自己會籠罩在專家的身份下,越來越看不見自己。原來的專家,只是社會符號,我不希望自己越來越被這種符號遮蓋。

              CHINA.PSY:我們確實很容易被身份限制,但您告別了“專家”,現在進入這所機構,其實又同樣面臨身份問題?

              薛偉:其實我不太在意身份本身。我會在意不同身份下的不同體驗。現在作為管理者,會給我帶來很多不一樣的體驗,這些體驗,既有專業上的,也有生活上的。從內在經歷來說,這其實是成長路徑的延伸。
              做管理和做咨詢,從形式上看可能不一樣,但在本質上其實是一回事。從其內在歷程上,我并沒感覺到是斷裂,而是沿襲和補充,比如做管理對我的專業成長就很有幫助。面對個案時,我會感覺比原來更自在,因為不需要太多專業身份的感覺,原來機構中存在的角色感,也少了很多。

              CHINA.PSY:您提到管理者和咨詢師二者的同一性,具體來說指的是?

              薛偉:因為你都在做自己。不管是咨詢還是管理,本質上都是做自己。如果自己是一致的,不管做什么都比較一致,并不會因為角色的變化而發生變化。

              CHINA.PSY:那么對您來說,這是什么樣的一致性,比如說風格上?

              薛偉:應該是真誠、直接吧,這是我比較明顯的風格。無論做咨詢或者做管理,我不喜歡繞彎子,喜歡直接和真誠的方式。

              CHINA.PSY:說到身份問題,其實您還有重身份,是督導。比如說,管理會有目標取向,而督導又要求不以目標為取向,這之間是否有沖突或焦慮?

              薛偉:這取決于你在管理上的目標是什么。對于我來說,這是一致的。比如說督導看起來不那么目標取向,因為它旨在幫助他人(咨詢師)的成長。做管理的目標,其實也在于此,幫助別人成長,大家共同成長。有人曾問松下集團創始人,您們機構生成什么東西?他的回答不是電器,而是“人才”。我覺得這很能說明我的管理目標。

            1 2 3
            本文章對我有幫助
            文章編輯:Hannah
            新浪微博評論/Weibo Comments: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