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心理咨詢中文網 作者:周涵 發布時間:2013-05-31 | 瀏覽:1482 我要評論

              關于完形療法,一百個人,可能有一百種描述方法。他給出的是:自在,無邊無際。

              這種解說,和他是多么匹配。他看上去那么年輕,卻聲稱自己“退休”了。他顯得輕松灑脫,但不小心接觸到的目光,又滿含探究。他語音清脆,像笛音穿透竹林,快速漫延一片——似不經心,卻很有況味。

              “咨詢就像放風箏。放得太猛,線會斷掉;如果不用力,它又飛不起來。如何保持最大張力,又不會斷掉?我會琢磨這事。不斷平衡這個分寸。這是我的哲學。是我對自己的要求。”


            葉斌,心理咨詢師


            覺察帶來選擇


              CHINA.PSY:“完形”強調此時此地,所以我根本沒準備提綱,我們就來此時此地漫談吧。剛才在電話里,您提到忘帶鑰匙這事(忘帶鑰匙,被鎖家里,請家人回來送鑰匙),想必您有些煩躁或焦慮,正念會說,來,觀察一下我的身體反應吧;EFT會說,啊,我在焦慮,我很煩躁;精神分析可能想,我潛意識里在防護什么,抗拒什么嗎?那么完形呢?它是以何種視角呢?

              葉斌:呵呵,說真的,我還真很少用完形去解釋這些事件,可能用在自己身上比較困難。完形講的是覺知。幫助人們活在當下,承擔責任。關于帶鑰匙這事,我當時肯定是無意識狀態,因為事情太多了,沒考慮到這些細節;另外,我也將境遇放在別人身上了,要別人承擔。因為家里有人就沒事——通常情況下是有人的,如果我更有覺知,可能會提前做好各種準備,安排得更從容。
              生活中,我們就是這樣,匆匆忙忙,被意識的流動帶走。完形讓我們清醒,其路徑就是把我們做事的過程放慢,看看其中有多少盲目性。

              CHINA.PSY:“清醒,把做事的過程放慢”,這聽上去和正念有相似性?

              葉斌:在心理學中,正念屬于認知行為派,是對行為的練習,強調漸修。完形屬存在-人本體系,有練習,但有某種頓悟,我更喜歡頓悟部分。

              CHINA.PSY:能分享您的頓悟經歷嗎?

              葉斌:很多。印象最深的是和老師在一起。我的老師將完形用得特別鮮活,很當下,隨時隨地。我記得上第一課時,我和同伴一起。他和老師做問答交流,配有翻譯。當時同伴很焦慮,怕出錯。有幾次翻譯時他可能沒聽清,顯得很茫然。當時我幾乎出于本能,幫他再翻譯了一次。老師立即叫停,問你在干嘛。我說,他沒聽清,我再重復一次。老師說,你是在幫他羅?我說是呀。老師說,那我來糾正一下,如果說錯了,你提醒我。說完,他來到我身邊,對著同伴說:你這個小笨蛋,這么簡單的事,都做不好!
              我雖然覺得有些夸張,但立即有了覺察:當我們在無意識地做些事,看上去是幫助別人時,真的所有信息都是幫他嗎?還是你自己想展現,想滿足自己的優越感?他是否需要幫忙,你問過他了嗎?或許你真的想幫他,但他是否舒服?因為你真想幫他,是想讓他更舒服。
              后來老師幫我應證了這點,問同伴,當我這樣幫他時,他的感覺怎么樣,同伴說:很尷尬,因為覺得自己很蠢。后來老師就說,助人的第一原則就是:不助人。
              就像這次蘆山地震,災民有些就會提出,不要自以為是來幫忙,我們不需要幫忙。網上也有災區學生說,我們不需要上心理課,我們很開心,因為可以不上課了!我們有“助人為樂”的傳統,但其實更難做到的,恰恰是尊重對方的需求和感受,不要急于出手。

              CHINA.PSY:要做到這種覺察確實好難,因為在日常生活中,意識到行動之間的速度,似乎太快了。

              葉斌:完形強調覺察,就是要放慢這個速度。剛開始做練習時,什么事情都被叫停,簡直不敢講話,怕一講就錯,但必須經過這過程。

              CHINA.PSY:為什么如此強調覺察,在方法上,完形有什么獨特之處嗎?

              葉斌:有覺察就有選擇,當你看到有選擇時,就可以決定做還是不做。就談助人。今天看到一個貼子,有人找朋友幫助,說要裝個程序。朋友說我現在沒空,等會再說。過了會再來時,他已經搞定了——很多時候,人只是偷懶,你的幫忙,只是縱容別人的依賴。所以要有覺察,這是一個方面。完形中還有很多覺察,對身體,對情緒,對話語的表達——總之,你會越來越敏銳。
              在操作上,是從情緒入手,但情緒是非常理性的,比如我講的東西,是發自內心,還是只是頭腦中想象出來的,要有核實。它以情入手,但有覺察有理性。

              CHINA.PSY:其中有分析和解釋嗎?

              葉斌:有分析和解釋,但和精神分析不一樣,它強調所有的分析和解釋來自于當事人。如解夢,完形也對夢進行工作,但完全是當事人的反應。它會將夢境重新演繹一遍,比如一盤面(他正在享用的),一顆樹,讓你分擔不同角色,演完后讓你自己去發現。咨詢師完全是透明的,問一些恰當的問題,維持探討的過程,但并不強加內容給當事人。

              CHINA.PSY:您說在操作上,完形是從情緒和身體入手,會不會遇見很多困難——因為很明顯,當今工業環境,人們的感官明顯退化——這會否影響效果,讓來訪者失去耐性?

              葉斌:你這個前提假設我不太認同。這要因人而異。我見過非常軀體化的。比如今天上午我的一個當事人,說身上癢,不舒服,他就是以身體呈現的;還有些以情感呈現,一說就流淚;另外有些很理性,很抽象,它可能有很多壓抑的東西比如信任、不安全,這些人會需要更多的耐心。要有技巧地將理性防御減弱。當然,對完形咨詢師來說,那些能以身體和情緒表達的當事人,工作起來確實會更容易。

              CHINA.PSY:當您說到這些時,表現出強烈的興致,而且從很小的事情中都能看到覺察,這是完形吸引您的原因?

              葉斌:確實。我個人偏向清醒、清晰、敏銳、洞察。完形符合我的認知和價值觀。但有些人就沒有興趣,比如喜歡薩堤亞的許多人,相對更多被其中的溫情、愛之類的色彩所吸引。

              CHINA.PSY:我很好奇,完形里不講愛,不講聯接嗎?

              葉斌:首先得清楚,愛是什么?如果愛的定義是慈悲,不求回報的付出,那么生活中真正稱得上“愛”的,是很少的。事實上,我們以愛為名,做了很多奇怪的事。比如父母也講愛,但可能是控制、自戀;情侶也講愛,但可能是依賴、投射。我剛看到宗薩蔣揚欽則仁波切的一段視頻,講得特別生動。大體上他提到佛家沒有祝福婚禮的儀式,因為佛家講真相,總不見得在婚禮上對新郎新娘說,你們此刻看上去很美好,也許三年后就沒那么美好……這樣說,肯定沒人要聽,但真實就是這樣,所以要隨緣放下、不執著。

              CHINA.PSY:不強調愛,那么它更強調個體意義,個人價值的實現?

              葉斌:強調有意識地選擇,并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我們經常聽到“難得糊涂”,一種是我選擇糊涂,在當下可以幫助到我,其實這是不糊涂。另一些人是真糊涂:逃避,又無法承擔結果。
              完形方法的基本路徑是:覺察帶來選擇的可能性,選擇帶來改變的可能性。如果沒有覺察你只有一條路。但完形不強迫你,如果看清了,你還是不改變,你還是走原來的路,雖然你行動上沒有變化,但其實改變已經發生了。因為你是有選擇性地走原來的路,你意識到了走原路的意義。
              在我的印象中,完形經常和日常經驗反著來,它不用逼迫的方法。比如微博中有人對我說,她在婚姻中情緒經常失控。我第一個回答:情緒失控有什么不好嗎?我覺得挺好,當你情緒很大,對方就會屈服。她回答說,不好,我的脾氣太大了,很傷人。這樣,她就會想從自己身上找問題,承擔起責任,從而發生改變。但如果你用其它方法,叫她不要這樣,要學會控制情緒,她可能就會說,我控制不好,是對方不好。將責任推到對方身上。
              你會發現很有趣,這是兩極的哲學。變或不變是兩極。就像你剛才提到的,太理性的那種類型,在某個點上,當你使用助力,他就會出現感性變化。

            1 2 3
            本文章對我有幫助
            文章編輯:Hannah
            新浪微博評論/Weibo Comments: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