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心理咨詢中文網 作者:周涵 發布時間:2013-12-23 | 瀏覽:917 我要評論

              他看上去有些疲憊,連續接診五個病人。每個病人維持五十分鐘。但倦意無法遮掩笑意,他的嘴角似乎總是向上彎著。專業術語夾雜著云南地方話,很復雜的事兒,他說著說著,就簡單了。

              “我的導師當初問我,你為什么會選擇做這行?我說,這世界上,不開心的人太多了,我就是要做些事,讓人覺得開心,覺得好玩。”一晃三十年,他不改初衷。經常對病人說的話也是:你來時愁眉苦臉,五十分鐘過去,你現在滿臉笑容。我很滿足。

              這位中國精神醫學界的開拓者之一,選擇這項職業時,偌大的醫院里,甚至還沒有精神科。他將首屆中德班引入中國,因為這傳播的功績,榮獲奧地利“弗洛依德獎”。


            趙旭東


            像繡花一樣看病


              CHINA.PSY 周涵:您剛才說看了五個病人,醫院里和咨詢室有什么不一樣嗎?

              趙旭東:我是精神科的心理醫生。看的范圍非常廣,從酒精中毒性腦病,到兒童恐學焦慮都有,有咨詢有治療,但多數可以下診斷。大半不在這兒開處方藥,像今天的兩個病人,就不需要吃藥,堅持用心理治療就可以了;有的人不想吃藥,以為通過咨詢就能好,但我會勸他必須吃藥或住院治療。

              CHINA.PSY 周涵:這肯定要依憑一些治療指征,在這方面,您有沒有屬于個人的經驗分享?

              趙旭東:這需要非常豐富的精神病理知識的臨床經驗,如果沒有,再重要的病例到跟前他也不知道,還在咨詢,那就是胡來。但有的病人以為是滅頂之災,不治之癥,反而并不嚴重,只需要心理治療就可以。

              CHINA.PSY 周涵:但人們往往會覺得,到醫院就得開藥。我有個朋友失眠了,一到精神科就給他開安眠藥,這會不會有其他綜合醫院里濫用抗生素的感覺?

              趙旭東:在這兒,我是50分鐘一個病人。在國內,這是很奢侈的事情。我會問得很仔細,知道他大概處在哪個階梯。很遺憾的是,國內醫療機構精神科大多沒有這樣的條件,可以預約病人。大多還是老的模式,來多少看多少,一天四、五十個,沒有太多時間問病史,無法探討到細致的內心體驗和生活歷程,也沒辦法全面判斷人的人格特點、并發癥及社會功能關系等,當這些沒法展開時,最簡便的方式,就是使用藥物。

              這種模式很多病人不喜歡,醫生也不滿意。

              CHINA.PSY 周涵:這一現狀是否在改善?

              趙旭東:一時半會改不了。醫生在比賽看多少病人,這是荒謬的,精神科醫生不應該多看病。在這兒,我是故意的,我要做給他們看:精神科醫生,就是要像繡花一樣看病,這是我的老師曾教導過的。我不習慣,也不安心3分鐘看一個病人,我覺得這會傷害到他們。當然,有個補救辦法,就是另外可以預約再做心理治療。

            1 2 3 4
            本文章對我有幫助
            文章編輯:Hannah
            網友評論/Guest Comments: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